台中有名1歲半的簡妹妹,出生後即被診斷罹患雙耳「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聽損」,若不把握時間治療,對未來語言學習及溝通互動會有很大的影響。父母在醫師建議下,於妹妹滿1歲後進行電子耳微創植入手術。首次啟用電子耳時女童聽到聲音竟嚇哭了,經聽能復健後,簡妹妹在聽說學習上進步迅速,讓父母非常感動。

中山附醫人工電子耳中心溫惟昇醫師表示,台中有位1歲半的簡妹妹罹患雙耳「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聽損」。簡妹妹自6個月大開始配戴助聽器,並啟動聽能復健,同時定期追蹤其聽力學、影像學檢查。女童滿一歲後,經專業醫師評估,建議進行植入電子耳微創手術,將傳統手術長達10-20公分的傷口,縮小至不到3公分。

台中有位1歲半的簡妹妹罹患雙耳「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聽損」,經專業醫師評估後,建議進行植入電子耳微創手術。 圖 / 記者張宜珊攝

女童接受手術後,透過聽能創建的訓練課程,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即能發出多音節的仿說,語言學習進步很快。負責人工電子耳調頻聽力師沈婉婷提到,由於先前從未清楚聽見真實世界的聲音,病童首次啟用人工電子耳時,往往有驚訝甚至嚇哭的反應,身旁父母更喜悅的直說「聽到了!聽到了!」,讓醫護人員很感動。

簡妹妹接受手術後,透過聽能創建的訓練課程,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即能發出多音節的仿說,語言學習進步很快。圖 / 中山附醫

根據統計,先天性聽損發生率為0.3%到1%,以國內每年20 萬名新生兒來計算,全台灣每年有600至2000個新生兒罹患此疾病。其中此族群有3分之1為「雙耳重度感音神經性聽損」,200位嬰幼兒患者,即便使用助聽器也無效。嬰幼兒在缺乏外界聲音的刺激下,會導致語言學習遲滯,進而影響認知、溝通與社交互動發展。

中山附醫溫惟昇醫師表示,及早接受訓練的病童,其語言能力可恢復達8至9成以上,必須把握3年內的黃金治療期,改變孩子未來的人生。 影 / 記者張宜珊攝

溫惟昇醫師表示,由於聽不到聲音,孩童因而無法模仿、學習說話,也不能接受一般教育,必須上啟聰學校,終其一生靠手語與外界溝通,不僅是孩子與家長一生無法彌補的遺憾。成年的聽障患者則常感受到孤獨、自卑,其人際關係與職場表現影響甚鉅,對老年族群而言,更會大幅提高罹患失智症的風險。

對於雙耳重度、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聽損且助聽器效果不彰的患者,人工電子耳為目前唯一的治療方式。 圖 / 中山附醫

醫師表示,對於雙耳重度、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聽損且助聽器效果不彰的患者,人工電子耳為目前唯一的治療方式,以現在的技術,術後也無須拆線及換藥。及早接受訓練的病童,其語言能力可恢復達8至9成以上,必須把握3年內的黃金治療期,改變孩子未來的人生。

【平傳媒/記者張宜珊報導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