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3個多月,被稱為惡法的《逃犯條例》已被撤回,但抗爭沒有止息跡象。香港中文大學講師李兆波在新加坡《亞洲新聞台》(CNA)投書表示,「反送中」雖是抗爭引爆點,但14年來香港房價漲了420%,民眾對於高不可攀的房價積怨已久,早已讓年輕人感到嚴重挫折,在抗爭過程中感到已「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」。

香港房價已連續第9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的地方,一般民眾苦不堪言。 圖 / 記者謝佩吟攝

根據城市規劃政策諮詢機構Demographia調查報告,香港已連續第九年蟬聯全球房價最難負擔城市,房價對於多數居民來說遙不可及。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學程共同主任、會計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認為,香港居高不下的房價,才是大批年輕人參與反送中抗爭的根本原因。

李兆波在新加坡《亞洲新聞台》投書表示,香港反送中引發星火燎原,一開始是針對逃犯條例,但年輕人真正憤怒的,其實是香港在回歸中國 22 後,居高不下的房價問題,港府不僅無力解決,情況反而更加惡化,導致社會不穩,港人對政府的不滿持續加深。

香港房價指數屢創新高。 圖 / 記者謝佩吟攝

李兆波指出,香港在過去14年來,名目薪資成長63% ,但房價卻飆漲了 420%,即便是郊區的房子,換算成每坪都要近200萬台幣,市區的房子平均每坪價格都要200多萬台幣。換句話說,即使是買僅有12坪的郊區小宅,也要超過2000多萬台幣。

但同一時間,香港的大學畢業生薪水卻難以趕上房價飆升,即使是有幸進入跨國企業的大學畢業生,起薪約3萬港幣(約12萬台幣),但香港24到35歲青年月薪中位數為港幣2萬1250元(約台幣8萬4000元),七成月薪不到3萬港幣,導致香港年輕人想要買房子非常困難。

若以薪資較低的服務業來看,一般從事服務業人員學歷普遍偏低,在香港,這群人的薪資約在7500至15000港幣左右,平均落在10000元至12000元(新台幣40000元至48000元),在香港高物價的環境下,只夠糊口而已,這群處於中下階層的民眾,更是只能住進地獄般窄小的「劏房」。

分間樓宇單位,又名劏房,意指把原本就已有限的空間,以最大量化的方式切割夾層的房市用語。 圖 / 路透社

李兆波說,這樣的薪資差異跟持續飆升的房價相比,根本是無關緊要的,別說買房,就連租房都要收入較高的畢業生才負擔的起。最後他表示,香港居民只有不到一半的家庭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,這也是他們願意站出來抗議的因素之一,也因為如此,民眾們認為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了。

【平傳媒/記者謝佩吟報導】